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活动 政策指南 企业展示 会员园地 通知公告 思想建设 荣誉奖项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>>2020年小鱼儿玄机2站 > 协会活动 >
 
身家过亿的舅舅,不见了
2020-04-13 21:05

   我记忆中的舅妈,身材肥胖,留着大波浪的发型,嘴角的痦子十分显眼,一看气势就知道不好惹。

   但亲戚们都说,舅妈年轻时很漂亮,声音也好听。 当年,她和长征舅的结合并不顺利,还掀起了一场不小的家庭风波。

   长征舅有才华,书教得好,年纪轻轻就被评为市里的“优秀教师”。

   单从形象、气质来看,根本不像是从农村出来的:一张白净的标准的国字脸;两道浓密的连心眉;尤其是脸上的那对酒窝,笑起来有点像年轻时的唐国强。

   给长征舅说亲的人踏破了门槛,可那些姑娘,他愣是一个都看不上——当时,他已经和小剧团里的一个漂亮的花旦自由恋爱了。 这件事最后还是被家里人知道了,姑姥爷嫌弃女方的家庭出身不好,是个戏子;姑姥姥觉得唱唱跳跳的人都不能过日子;我妈也劝长征舅要现实一点,“现在看起来一切挺好,真过起来日子就难了,还是找一个有稳定工作的。

   ”当时,民间小剧团虽然有政府支持,但并不稳定。

   长征舅从小在家备受宠爱,读书工作也一路顺心,热恋中的他根本不管这些,把生米煮成熟饭,花旦最后还是成了我的舅妈。 两人的婚姻起初挺幸福,可到了90年代初,本地的那些小剧团要么承包给私人,要么解散,舅妈很快就没了工作。 等双胞胎表妹出生后,经济压力让年轻的长征舅也焦虑了起来。

   他还有着知识分子的高傲,但舅妈却只是小学毕业。

   激情褪去之后,两人之间的共同话题变少,言语之间,舅妈常常感到自己被丈夫羞辱,争吵越来越多。 为了“绑住”长征舅,舅妈不顾众人的反对,偷偷跑回老家生下了我的表弟国庆。

   她原本计划让国庆和亲戚家的孩子按双胞胎报户口,然后再找合适的机会迁回来。

   但超生还是被发现了,高额的罚款几乎让长征舅倾家荡产,没多久两人就分居了。

   长征舅对工作也不再那么上心了,后来开始夜不归宿。 外面关于他的流言渐渐多了起来,最终,舅妈写了一封举报信,把长征舅和一位学生家长搞婚外情的事捅到了教育局。

   工作丢了,长征舅想离婚,可舅妈态度坚决,说什么也不答应。 姑姥姥也不让离,说“为了孩子”,一家五口从市里搬回了农村老家,长征舅从老师变成了农民。

   在城市生活惯了的舅妈受不了农村的生活,对长征舅的辱骂逐渐升级为拳打脚踢。 经常被老婆打得乱窜的长征舅,彻底成了全村的笑柄。

   1998年发大水,长征舅种的几亩地全部被淹,颗粒无收。

  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长征舅逃离了那个家,跑到市里说要和我父母告别,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。 父亲凑了1万块给他,让他南下广州,看能否闯出一条生路。

   到广州后,长征舅敏锐地盯准了服装生意。

   在众多服装中,他又看中了物美价廉又时尚的牛仔裤,觉得一定会得到小城青年的追捧。

   第一次进货,自己扛了4个装满牛仔裤的蛇皮袋回到老家,又背着大包挨家挨户地推销。 靠卖牛仔裤挣得了第一桶金后,长征舅从一个地摊小贩变成了商铺店主,越做越大,在我们老家开了第一家服装大卖场。

   长征舅对卖场的定位很精准,衣服款式多,价格还不贵,开业不久就成了老家的“流量中心”。

   长征舅继续趁热打铁,向周边城镇扩张,巅峰时期,他名下总共有8家服装大卖场。 2008年,次贷危机爆发,长征舅预测房地产行业可能会迎来一波高潮,又北上南下跟进“炒房”,在几个城市挨个转。 就拿南京来说,河西地区被称为“南京的浦东”,以前房价便宜的时候一平不到1万元,长征舅一口气买了好几套,现在最便宜的一套一平都要5万多……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炒房又赚得盆满钵满,大家都说,“王老板”的身价没有一个亿,也有几千万。

   长征舅感念父亲当年借给他的1万块钱,一直想拉我父亲入股,被拒绝之后,就说想直接分干股给我父亲。

   最后,我父母只收回了1万元的本钱和一点利息,之后,更是主动减少了跟长征舅的往来。 我有些不解,父亲就说:“豪门里面恩怨多,少去招惹。

   ”父亲说得没错,自从长征舅在那个雨夜逃离家庭之后,自己的家庭关系就变得一团糟。

   发财之后,他试图修复家庭关系,特意买了别墅把全家人接到市里。 此时,长征舅的3个孩子已经上中学了,在舅妈的长期“熏陶”下,他们对父亲满怀仇恨——恨他当年乱搞,恨他不告而别……除了要钱之外,舅妈和孩子们跟长征舅没有太多的话说。

   一次,长征舅喝多了,回家在卫生间吐了一地,喊人给他递杯热水,没人理。 最后晕倒了,舅妈和孩子们来来回回地走,任由他在呕吐物中躺了一夜。 自此之后,直到姑姥爷去世,长征舅就再也没有回过这幢他精心装修的别墅了。 3走进别墅的大门,客厅里已坐满了人。 表弟国庆在玩手游,舅妈在聊微信,两个表妹连面也没露,只说:“谁有钱谁管。 ”3个孩子小的时候,长征舅在外做生意,对他们不管不问。

   偶尔相处,也总爱拿我跟他们作比较,说我才像他,爱看书、学习好等等。 这样的我,从小就是表弟表妹的“眼中钉”,关系十分淡漠。

   等孩子长大了,长征舅硬是把大女儿嫁给了自己把兄弟的儿子,想“亲上加亲”。

   可没有感情基础,大表妹的婚姻仅维持了1年;二表妹自由恋爱,表舅嫌弃男方家庭条件不好,屡次讥讽,气得二表妹也不再回娘家。 舅妈一心顾着儿子,女儿的事也不太管。

   听说这一次长征舅出事前,舅妈又自作主张把家产全给了国庆,两个女儿也恨她,彻底和家里闹翻了。

   亲戚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客厅里嘈杂不堪。

   我在一边听了一会儿,结合记忆,才逐渐拼凑出了长征舅失踪前后发生的事。

 
会员园地
·【中国那些事儿】玫瑰飘香“一带一路” 中保共同开启
·港媒:民进党当局敢呛WHO,误以为有美国撑腰但不实际
·国家林业和草原局:组织15个森林资源监督专员办开展专
·阿富汗东部发生枪战 2名美军士兵死亡
·快递维修家政等人员能进社区吗?民政部回应了
企业展示
Copyright © 2012-2018 2020年小鱼儿玄机2站,小鱼儿主页,小鱼儿玄机,小鱼玄机2站之姐妹30码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 浩浩
备案号:粤ICP备32615856号